枕上十年事(高二(8)班 鲁言言 指导教师 张瑞琴)
发布日期:2017-04-17    发布人:马维振    浏览次数:1797

高二(8)班   鲁言言       指导教师 张瑞琴

  杭州三月,寒气还未褪去,虽不至于逼人,但仍时不时的带来一阵刺骨的凉意。院里的海棠初绽,粉艳逼人。一如十年之前。
        三月,还未到梅雨时节,但对于江南这种地方而言,雨是从来都不缺的。所谓烟柳画桥,也就只有这种时候能看到了。等过了四月,梅雨一来,连绵不绝的细雨夹杂着闷热的空
气,只会让人烦躁不已,无力欣赏那种朦胧美景了。不过,这并不碍我什么事。于我而言,尽管细雨连绵,我在祖父的小院中依然沉醉。
        祖父的小院是在一条幽深的石巷中的,巷子很深,小院在最深处倒数第二间。院里种了一颗海棠树,树很古老,枝叶繁茂。到了三月,棠花开始绽放,一层层浅粉交叠相映,便出现了醉人的绯色,微风拂过,偶尔会冒出几点幼嫩的鹅黄,衬着明艳的粉,只叫人眼前一亮。那颗老树是歪的,倾向院里,几乎不曾爬出墙外,树冠正对着屋子的大门。屋门口有一块青石板,坐在上头凉丝丝的,却是看花的好位置。
        我依稀记得,隔壁是个戏园,北京来的戏班子,班主娶了个江南美人,就留了下来。天气暖和的时候,能听到隔壁的粉衣伶人咿呀戏语婉转悠扬,能看到眼前的花瓣飞舞轻曼妖娆。端一碟核桃糕,配上一杯西湖龙井,坐在那冰凉的青石板上,听那戏语缠绵,看那棠花飘扬,这无疑已是身处仙境。
        我虽是男孩,但小时候长得秀气,母亲总爱给我穿一身粉色的小旗袍,扎两个小辫子,外人都当我是个小姑娘,就连我自己也这么以为。后来,家里来了一个要短住一阵子的远房小表哥。那小表哥生的俊俏,一双尚未长开的桃花眼湿漉漉地眨着,像只小狗似的。他的嘴也很甜,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就把附近的小孩收拾得服服帖帖来了以后,总爱拉着我妹妹长妹妹短地哄着,我也傻乎乎地哥哥......哥哥......”地跟在他身边瞎转悠,闹着他给我吹口琴、摘海棠......他临走的那天,天气格外晴朗,阳光驱散了一切阴霾,海棠懒散地悠悠落下,隔壁的戏语穿透了石巷,我穿着自己最喜爱的一身绣有银蝶的小红旗袍,坐在那块青石板上嚎啕大哭,小表哥就坐在我身边,眼角晕起一片嫣红,好似惊现在阳光下的艳丽朝霞,恍若神迹。良久,我听到他哑着嗓子问道:妹妹,等你长大了,我来娶你好不好?我是怎么回答的已记不清了,许是同意了吧,谁知道呢。只不过,在我哽咽着给了他答复后,他激动地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、青涩的带有柠檬芬芳的吻......  
        他离开了,在那个吻之后。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祖父不在了,我也懂事了,知晓了自己的性别,跟着父母离开了那远离闹市、交通不便的老宅。
        十年,我远离家乡孤身求学,狂风暴雨咬牙抗下。蓦然回首,才惊觉自己早已不会被错认成女孩,许久未见的他,也早已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。当年的童言,终不过是一句泛黄的戏语,雁过无痕......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的江南,天空那么蓝,云朵那么白,空气那么清新;母亲依旧年轻,祖父仍然健在,表哥从未离开。台上的青衣唱了又唱,院中的海棠谢了又开。
        “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忧,都到心头。我用十年光阴为自己编织了一场梦,在十年回忆中找到了结局。终于,梦——碎了。